技术支持

  • 我学习大六壬快3个多月了,自学的,勉强算是入门了,但感觉还是有些吃力。在这之前我有奇门的基础,开始觉得并不费力,后来学到九宗门的时候,确实是个难点,废了我不少时间呢,而且如果是新手,这点我觉得是必须要努力学习的,不能丢,太重要,无论起课还是断卦都能用到,再后来起局的时候遇到了两个比较棘手的问题,如同奇门一样,同宗异流,有很多种不同的存在,例如时家奇门,月家奇门,年家奇门,再到阳盘,阴盘,再到后来的各种流派,比如太公奇门之类的,现在大师还有自创的奇门门派,虽然大同小异,但是在一些地方还是有出入的,以至于新手无从下手。没想到大六壬亦是如此,就拿起月将吧,我就搜集到五种完全不同的起法,而且每一种背后的易理又很对,毫无驳论而言。我去网络上百度,搜索,包括发帖,论坛之类的,发现有很大一部分都是在抄来抄去的,很难能帮到你,最重要的是除了现有的大众版本的,其他的知识点真的冷门到百度不到,只有在其他的一些书中带过几句,起阴阳贵人决从古代就有骂的谁不对,。谁怎么着之类的,现在你去贴吧看看,还是大部分都是喷子,。只要和书不一样就是错的,却根本不去思考到底是为什么错的,所以我就这个月将上废了大约一个星期的时间去搜集资料,这里跟你分享下,

    学习六壬的时候遇到一个问题,就是月将,众说不一,起法更是千差万别,差距甚远,且起法不同。我仔细看过,实践过。易理都对,但又都无法贯穿始终,所以我一直止步不前,近几日搜集 了很多关于月将的资料,并加以个人的注解,希望能给那些学习六壬的一点微不足道的帮助吧。今列如下。
    《一》
    斗建之合,即为月将。例如三月建辰,当取合神酉是。那么酉就是辰月 的月将。

    一般学习六壬的,只要提到月将,比如想到最常用的那句,《斗建之合》。开始我以为即使别的都错了,这个也不会错,因为现在很多书上大部分都是这么说的,应该不会是错误的。可是仔细比较,想来,也或许不对。这里的斗建之合,斗指的是北斗所指,纪月。叫做斗建。且一年有二十四节气,在其中的一气之间,所指的方向,就是周天的二十四分之一,而且每日移动的度数都是一样的。所以古代纪月也是一般看斗指何方,便是何月。那么就可以这么说,月将是根据月建 的换宫而换宫,取合神。那么此一句就头尾不相接 了,只要用月令就可以起月将了,干嘛还要这样呢。这不是多此一举吗。
    《二》
    以中气换将。简单来说就是更深一步的加上了二十四节气,交气换将,交节换令(月令)。

    这是现在大部分人都在用的一种方法,无论是易理还是起法,环环相扣,挺有说服力的。我查过出处,挺对的,不过依照现在的历法,是有点点偏差的,只不过偏差较小,尚可一用,具体参看下文。我现在用的是05年出版的万年历 ,今年是丙申年,九月建戌,我万年历上寒露初八五时(卯时)五十九分。而当你去查现在我们国家的天文历 的时候,你会发现4时:33分 交戌月,节气寒露;夏历太阳历(干支):丙申年,戊戌月 ,癸亥日,壬子起时;格里历(公历):公元2016年10月8日,星期六。虽然只是差了近一个小时,但是如果处在时中还好,时末时初就会有所差别了。整整能差一个时辰。月将错了,起局能对吗?更别提断了。

    《三》我在查资料的时候,在一个古本上记载,月将即是月令。也就是说,比如正月建寅,那么月将就是寅。

    这一说,是我觉得这几种方法里最不靠谱的,因为假设月令就是月将,何必假借一词,多此一举啊。后来我查到这是古代一个比较有名的游方和尚所用,且文献记载颇准,在后来去阅读他 的着作的时候才知道,不是他错了,是我找的资料错 了,原着上写的是月将的一个比较特别的出现方式,叫做《天地相合》 比如己卯年甲戌月,庚辰年乙酉月,辛巳年丙申月。年干同月干相和,年支同月支相和,这种情况下用平时的月将起法都会起错,实际上己卯年用戌将,以此类推。
    《四》
    这是比较有争议的一说,姚广孝代表的另类起法,结合河图生成数,阳生阴成。曰真月将。

    这是我最头疼的一种起月将的方式,参照太多,非常容易错,最重要的是很多书上都点名说姚广孝的起法是错误的,是不对的。要说我是怎么解开这难题的,那首先我得感谢一个人,我哥们赵贵阳,他非常喜欢古代军事谋略,学习的是梅花易数,颇有见地。前几天他在外工作,打电话让我查一篇李鸿章的文章出处。我便开始网上搜索,之后发现一个很有趣的事,就是很多皇帝开封建国之后,有些是会修改历法的。然后我果断搜索姚广孝所在的明朝历法,发现在那个时期历法是错的,明朝的历法是延用的元朝历法,这两朝更替的时间加上那时候的观测精准度的问题,出现偏差是可以存在的,这只是我的猜想,然后在看文献古志 《回回历》推日食二分四十七秒,《大统历》推不
    食。”已而不食。十九年三月癸巳朔,台官言日当食,已而不食。帝喜,以为天眷,然实由推步之疏也。隆庆三年,掌监事顺天府丞周相刊《大统历法》,其历原历叙古今诸历异同。万历十二年十一有癸酉朔《大统历》推日食九十二秒,《回回历》推不食,已而《回回历》验。礼科给事中侯先春因言:“迩年月食在酉而曰戌,月食将既而曰未九分,差舛甚矣。这是原文,已经证实 了我的猜测,历法是有差误 的,那么用这个来起的月将也是错误的。我觉得就是因为姚广孝觉得它是错的,所以才这么起,而且这还启发 了我,比如历法有误的时候,没有时间差做参照的时候,应该怎么做。这是可以深思的,河图也是对的,它存在于各朝各代的历法之中,统统适用,就是某人曾经说过,枝损,无咎,遂取其干无误矣。是一个意思。这个问题是可以值得仔细去反复揣摩的。非常有价值。
    《五》
    又一说,二十八星宿为基,《术数》载记,习得此法者甚缪。例如,正月太阳在子,居危月燕八度,雨水后四日零八时入危十三度到亥宫,惊蛰前十日是。
    这一说比较冷门,我只有在08年出版的《术数》里看到过,草草一记,并未注解。我便拿他和别的月将起法相比较,得到很多理论上的东西,还没怎么实践就先不在这说了。若灵获尔尔,定开本泄之与汝。